经济

<p>当世界在今年巴黎举行温室协议时,各国真正带来了什么样的谈判桌</p><p>风险很高 - 2015年峰会上的希望协议将是自1992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京都议定书”以来的首次协议,并可能使各国在2020年之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p><p>全年,各国将提交称为INDC或预期的国家自主贡献</p><p>这些可能是基线和目标(例如到2030年比1990年水平低40%),但也可能采取其他形式</p><p>捐款将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p><p>要阅读INDC的解释者以及它们如何适应全球气候协议,请单击此处</p><p>会话将通过下面的交互式地图提交跟踪这些贡献</p><p>点击国家查看贡献和其他气候统计</p><p>注:本地图是在全球碳项目执行主任Pep Canadell的协助下编制的</p><p>排放(所有温室气体):一个国家内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以CO2e(二氧化碳当量)表示</p><p>这不包括土地使用,土地使用变化和林业的排放</p><p>资料来源:EDGAR人均排放量(所有温室气体):每个国家内每个人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以CO2e(二氧化碳当量)表示</p><p>资料来源:EDGAR排放增长(仅限二氧化碳):2010-2011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增长</p><p>资料来源:全球碳项目排放转移(仅限二氧化碳):化石燃料排放减去消费排放(一国内消费的商品和服务生产中其他地方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p><p>负值表明一个国家将部分二氧化碳排放“外包”给其他国家,而正值意味着该国出口的商品和服务碳排放量高​​于进口量</p><p>资料来源:

作者:戴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