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p>自1月份以来,世界上最繁忙的金融中心之一圣保罗在其市长通过反对“视觉污染”的法案后被剥夺了大部分户外广告</p><p>像骷髅一样的广告牌,没有广告,现在排在这里的许多街道,好像一个小飓风席卷了整个城市,拆除曾经耸立在每个街角的巨大海报</p><p> “我们必须清理城市,”市政厅代表Andrea Matarazzo最近发誓</p><p> “该部门的商人可以改变他们的活动,或去其他地区[但他们不能留在这里]</p><p>”该禁令引发了那些热衷于将这一污染严重的资本改造为圣保罗的广告公司之间的激烈争执,其中许多公司受到了“清洁城市法”的严重打击</p><p>圣保罗广告牌广告协会Sepex的董事丹尼尔斯坦因是致力于扭转法律的愤怒广告高管之一</p><p>他表示,该行业直接雇佣的4300名员工中有很大一部分已被解雇</p><p>圣保罗的户外广告市场约占巴西工业的70%</p><p>斯坦因认为禁令是市政厅无能的结果</p><p>无法监控过多的户外广告,其“解决方案只是消除行业”</p><p>但许多保利斯坦赞扬这项禁令是对巨型广告公司的一次胜利,这些广告公司已将这座城市变成了一个露天分类区</p><p>着名专栏作家罗伯托·庞培·德·托莱多(Roberto Pompeu de Toledo)将禁令描述为“公众对私人利益,对秩序的无序,对丑陋的美学,对垃圾的清洁”的罕见胜利</p><p>斯坦和他所代表的66家广告公司表示,禁令令圣保罗更加丑陋</p><p>他说,如果街道曾经被彩色广告牌所吸引,

作者:闫崭獭